您现在的位置:新干线传奇 传奇百味人生

玛法野史NPC篇·晨星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4-07-12 10:54:41

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传奇中的你我,也在缔造着传奇。
                                                 ——玛法野史•NPC篇

1.
土城塞外,黄沙三百里。
风,挟着细尘,肆无忌惮的发着脾气。
土城酒馆内,人声嘈杂。多是些南来北往的江湖散客。任是张三李四,倒也无人在意。墙边一张桌旁,一男两女,锦衣华服,优雅坐定。旁若无人般举杯对饮。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只知道,从有这家酒馆开始,他们就没离开过。有好事者,从老板娘口中打探出,两位绝色女子,一位叫影月,一位叫晨星。



2.
座中的红衣男子叫翔天。他,面容出尘,神色凝重。除饮酒以外,没人见过他开口讲话。落杯之后,也只是静静凝望对面空位出神,悠远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岁月。对面空着的座位,纤尘未染。聪明的小二知道她们在等人,总是细心的擦拭干净。三人无语,静静饮酒。纵是沉默,也无人敢靠近他们半步,只需看看其装扮,及腰间所系之武器,已知来者绝非等闲之辈。但若是有人肯请他们饮酒,三位定也会赏脸,若饮得兴起,还会指引卧龙英雄给投机之人……只是斗酒过后,他们依然恢复冷漠之常态。

3.
土城的风,从有记忆开始,就没停过。时柔时烈,吹着姑娘的长发,更显娇媚动人。

4.
影月,再次举杯,仰头一饮而尽。美丽的双颊已被酒烈醺得微微泛红。她抬眼看看对面依旧发呆的晨星,欲言又止,只轻轻叹气。该说什么呢?劝了十年之久,晨星的执拗,她最明白。
似无视影月的轻叹,晨星自顾自斟满酒杯,好看的睫毛始终低垂着。精致的五官,宛如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如此美貌的女子,引得过客无不回首惊叹。一杯上好的花雕酒,橙黄清亮,芬香馥郁,于晨星把玩在手的杯子里,几欲溢出。影月心知,十年如此,晨星一直在回忆里沉默,也许除那个人以外,任谁也走不进她的世界。

5.
十年前。
卧龙山庄,风清水静。
第十五代庄主----龙风,正在一巨石书碑下斟酌内功心法。但见此人生得十分清雅俊秀,凤眼含雪,鼻秀如峰,一袭白衣的雕琢下,如一枚清冷美玉,灼灼生辉。腰间的庄主令牌彩石篆刻,光芒耀眼,静垂于飘飘素白之上,更给龙风平添几分英姿。庄主龙风为人坦率豪爽,侠义正直。自掌管山庄以来,逢天灾旱涝,必出重资接济玛法百姓,救贫弱于水火之中。卧龙山庄内更是聚集了各种绝世珍品,稀有藏件,论其巨宝,富可敌国。除却珠宝不算,庄内最惹武林侠士眼红的却是其五部藏书,当年的武穆遗书之散落本,记载着天下至高的武功绝学,分刻于赤橙黄绿蓝五块神石之上。

6.
时值初春,山庄内百草初生,阳光正好。
龙风刚刚练罢一套剑法,正欲返身休息。忽见贴身侍卫御风疾疾赶来,手持一封红帖道:“庄主,沙巴克城主燕昭来信。”龙风面带疑色接过信帖:“我们自与他无任何交集,怎会来信于此?”信手打开,却是一封提亲帖,寥寥数字,表明城主欲将义女晨星许配龙风为妻!合上来信,龙风自是心中暗喜。去年元宵灯会,曾偶遇晨星于庄园荷花池旁。霓裳玉颜,回眸一瞥,惊为天人,但眉宇间那份清冷,却似曾那样熟悉。龙风回身对御风吩咐道:“备聘礼,择吉日,娶亲!”

7.
晨星——沙巴克城主燕昭之义女,玛法大陆的绝色佳人,不仅人生得极美,琴棋书画亦样样精通,更怀一身绝世武功。江湖人人皆知城主手里这块至宝,正待字闺中,终日登门求亲者,络绎不绝。但无论是将相之子亦或名门之后,燕昭都以义女年纪尚轻为由,婉言回绝。

8.
时光飞逝,转眼山庄已是春深叶茂。弹指间就到了龙风、晨星约定的大婚之期——五月初五日。
当日,卧龙山庄内,张灯结彩。山庄上下,喜气一片。龙风一袭大红婚袍,衬托其俊美的面庞,更显风流倜傥、意气风发。庄主令牌亦静静垂于腰间形影不离。喜堂之上,龙风含情脉脉的牵住新娘纤纤玉手,唇角按捺不住的笑意,不经意间就荡漾开了一脸的幸福。新娘晨星低头默默的随着喜娘的婚令,任由大家摆布般拜堂、交杯。低垂的盖头下,无人见其面色是喜是悲。
是的,从7岁那年开始,晨星就很少笑过。因为她不知父母是谁,从记事起,就和小敏叔叔生活在银杏山谷。那日,晨星清晰的记得,小敏叔叔郑重的交给她一个红色锦囊,告诉她今日是她的7岁生辰,这个锦囊就是拾到她的时候挂在她脖子上的信物。晨星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个神圣物件,一枚小小的红色彩缎绣织而成的锦囊,一只飞舞的凤凰展翅于前,翩翩欲出,一个辰字缀于凤凰翅下甚是醒目。晨星仔细的翻看着,清澈的眸子里深深的流淌着虔诚。是啊,是不是有了这个锦囊就可以找到阿爸阿妈呢?看着别的孩子口中喊着阿爸阿妈,在他们怀里撒娇,晨星都会在一边默默的羡慕不已。“阿爸……阿妈……”晨星一直觉得这个字眼好陌生又好温馨。那一天晨星很高兴,她疯跑到山谷外面,小小的人儿象只随风飞舞的蝴蝶,翩跹于青翠的漫漫绿野。

9.
晨星玩的兴起时,远处一队长长的送亲队伍,正吹吹打打的迎面走来。童心的驱使下,晨星也夹杂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蹦蹦跳跳的前行。忽然,人群中,一个少年吸引了晨星的目光,他白衣无暇,肤色白净,晨星发现他的时候正在偷偷的上下打量晨星。一双美目正巧对上了晨星看过来的清眸,少年就轻轻的笑了起来,好看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着。晨星窘窘的赶紧低下了头,记忆里,从来没有人这么对自己友好的笑过。再抬头,那少年仍没移开双目。“看够了没有?”晨星低低的吼了一句,佯装盛怒。少年只是笑着递过手里的糖果给晨星 ,并不生气。晨星犹豫了一下害羞的伸出小手,“扑哧”的笑出了声,一派稚气里透出别样的清丽来。少年不禁看呆了,面上微微一烫。毕竟是两个孩子,很快两个人就混的很熟络了。他们嬉闹追打着,在一棵银杏树下,两个孩子跑累了坐下来休息。晨星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锦囊,摊在手里,这是她的至宝,要拿给这个好伙伴看。忽然一阵风刮来,锦囊随风飞起 ,两个孩子跳起来就追,他们一路随着时而飞起时而坠落的锦囊快速飞奔。少年边跑边回头对晨星笑着:“要是我先追到了,你就做我的新娘好不好?”小小的人儿还不太明白这个新娘的意思,但是也倏地就羞红了面颊。锦囊马上就要抓到了,少年猛的向前扑起,握住了锦囊,却脚下一空,倏地向下跌落而去。晨星一声尖叫扑了过去,两个孩子瞬间滚落山谷。

10.
不知过了多久,晨星悠悠醒转。没等睁开眼,已经满鼻子的浓浓药味。只见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身旁已没有了那个素衣少年和系着自己身世的红色锦囊。正慌乱间,一个中年男子踱了过来,慈祥的望向晨星开口道“你醒了?”晨星刚想坐起身,只一动,就觉周身疼痛不已便又昏了过去。
后来她知道,这里是沙巴克城,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城主燕昭,他于毒蛇山谷救出了当时昏迷不醒的晨星。再后来,燕昭收了晨星为义女,并送她到天下第一高手风云门下勤习武功。晨星从此落落寡欢,虽然大师姐影月和师兄翔天一直对她关爱有加,但是,她除了苦练武功以外,很少开口讲话。只是默默寻找着那个有关她身世的锦囊和那个曾许她娶她做新娘的少年。

11.
这一年晨星一十七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花容月貌。上门提亲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一日,义父燕昭邀晨星小饮,数杯之后,燕昭轻叹开口道:“星儿,这些年,为父对你如何?”晨星点头。自从被义父收养以来,晨星不再受颠沛流离之苦,锦衣玉食,而且深得义父疼爱,让这个打出娘胎就没人疼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晨星心中自是感激不尽。见晨星点头,义父继续道“为父有一事相求,不知星儿能否答应?”晨星慌乱道“父亲,何出此言,若有用到孩儿之处,晨星自是万死不辞。”“嗯,现在沙城内物资匮乏,敌人虎视眈眈于夺城之势,若要长久保住沙城,只有取得当今天下第一巨富的卧龙山庄。但为父考察过了,山庄内地形复杂,高手云集,若要取之必先取得庄主龙风令牌才可以号令庄内众将,此令牌龙风一直随身携带,若非近身,很难取到,所以……”燕昭顿了顿,看看晨星的脸色。”所以为父想让你嫁他,趁新婚之夜取其性命再夺取令牌……”晨星沉默片刻,默默点头。这些年,欠义父的恩情,真的无以为报。所以,无论义父说什么她都会去做,哪怕是要葬送她的性命。毕竟,这条命也是义父给的。只是单纯如晨星不知道,天下有钱人,就算再有钱也总觉得荷包里少了一钱银子——贪婪。
转身之间,晨星的心好痛,当年那个素衣少年,那个浅浅的微笑再次划过她的心房。

12.
在众人的哄闹声中,龙风、晨星已经拜堂完毕。龙风牵起晨星的手向洞房走去。山庄外,春意微凉。被龙风握于手中的晨星那冰凉的小手微微颤抖着。洞房内,红烛跳跃,两人皆默默无语。龙风小心翼翼的取下晨星头上的红盖头,柔声道“累了吧?”晨星不言,只是抬头打量了面前的新郎一眼,这是她第一次看龙风,净白的面庞,精致的五官,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更令晨星惊奇的是,虽是初见却有说不出的熟悉。见晨星不语,龙风轻轻的笑了,这一笑之下,秀容尽舒。晨星顿觉更是尴尬,但想到自己重任在身,很快也就平静了。心下之念:这个庄主倒也不讨厌,想想就要结果在自己刀下,不觉心生一丝怜悯。晨星不想再多言语,冷冷道“嗯,我很累了。休息吧。”说完自顾自转身步入室内,背对龙风和衣而卧。龙风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却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13.
入夜,新房内灯光昏暗。晨星轻轻转身,龙风一样的和衣而卧,双目微闭,呼吸匀称,似已熟睡。晨星悄悄起身,庄主令牌静静的躺在龙风身侧,黑暗中灼灼生辉。晨星抽出短剑,近身轻轻一挑,令牌到手。然后轻启窗子,将一枚烟花标射向黑暗长空。得手信号发出后,晨星屏气回身持剑面向龙风,不知为何,眼前这张俊秀的面庞总是觉得那样亲切熟悉,让她很难下手。犹豫片刻, 想起义父期盼的眼神,晨星闭目挥剑向龙风左胸疾疾刺去,剑气刚近,但见龙风呼的一个侧身人已飘然而起。晨星一惊,剑锋一偏,龙风的左胸被划开一道剑痕,裂开的衣襟内,一个红色锦囊飘然滑落。龙风一愣之下,一个返身接住锦囊。晨星眼尖,那锦囊所绣之凤凰及辰字已然跃入眼内。“你?”晨星柳眉倒竖,欲言又止,伸手近身欲去抢锦囊。龙风退后一步:“怎么?你认识这锦囊?”晨星怒道:“那是我的,怎么会在你手里?”龙风悲凉一笑:“我找了你十年,果然晨星就是你。”此言一出,晨星细细打量眼前这个俊美男子,英眉清目,顿觉大悟。怪不得初见龙风就觉面熟,原来面前之人竟是自己一直寻找的那个素衣少年。龙风轻叹道:“那日庄园荷花池偶见,我就觉得是你。我本知你义父觊觎山庄已久,但为了找你,别无他法。”话音未落,晨星早已泣不成声。龙风转身幽幽道:“没想到,十年不见,你却变成这样的女子……你走吧,其实当初若你张口,不要说令牌,就是整个山庄我都可以给你。”说话间,忽然门外传来打斗声,一个黑影破门而入,燕昭手持屠龙闯了进来,突见龙风站于面前不觉一愣,举刀欲挥时,却见龙风手上的麻痹戒指已耀出夺命的光环。惊惧下,燕昭拉过晨星转身飞出屋外……

14.
自那日后,晨星没有再回义父燕昭的沙城,而是回到了师傅风云身边,只是终日不肯再说一句话,凝眉深思,不哭不笑。那枚庄主令牌,始终被她握于手里,不肯放开半刻。师傅怜悯晨星,不忍见她终日郁郁寡欢,遂派影月与翔天护送晨星下山,出外巡游散心。那日,三人来到土城酒馆后,晨星决计不再离开。大家心里都清楚,这里是离卧龙山庄最近的地方了。但倔强如晨星也只是停留于酒馆,无意再进山庄一步,只是默默的在这里守候。若有人想领取山庄的卧龙英雄,晨星定会指引给他们山庄的方向,然后从回来的人口里探听关于龙风的任何一点点消息。十年过去了,只听说龙风不曾再迈出山庄一步,十年过去了,只听说龙风依然一个人,十年过去了,不知龙风可知晨星一直在等……

[新干线记者:淡淡花儿香]

Ps:说你的故事,讲我的传奇,欢迎加入新干线玩家交流QQ群::①群:11076535(已满) ②群:133406209

   0%(0)
  0%(0)

上一篇传奇:久违的感觉
下一篇传奇:玛法图志·爱的代价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0分 60分 40分 20分 0分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