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干线传奇 传奇百味人生

刀之剑传奇,第十二章:寡妇离骚小莫诺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5-09-29 22:28:56

  

  躺在风雨的怀里,他的怀抱好温暖哦,亦如当年的他。
  
  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错觉,就好像他还活着。
  
  那一天,当他来到我客栈,我第一次看见他的脸,我惊诧不已。
  
  我晃神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
  
  这个世界,居然会有这么相像的人。
  
  我的心莫名的跳动了很久,而他,也许就是我一直在等的那一个人。
  
  我想,这也许也是他所希望的吧。
  
  我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
  
  我要做最后一次的抉择,希望他真的是如我所想的那样。
  
  那一天,我把他留下,而且我还故意想以身相许,但是他最终却拒绝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没有一个男人是不被我所诱惑的。
  
  可惜,最终的结果却让我落空了。
  
  当时,我的心里虽然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是这也让我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人,也许真的就是命中注定,是我想要等的那一个人。
  
  我叫莫诺,是一家叫做莫逍遥客栈的老板娘。
  
  说是莫诺,其实我原本的名字并不是叫莫诺,而是叫柳叶微。
  
  我原本是燕子门的第十三代弟子。而我那死去的丈夫,他是一名铸剑师,人称鬼才四爷的弟子尹星痕。
  
  假如我没有遇见他的话,也许我就是现在的燕子门的掌门夫人了。
  
  可是命运这个东西恰恰就是这么的巧妙,偏偏让我遇见了他。
  
  让我遇见了一个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人。
  
  那一天,我的印象尤为的深刻。我一推开门,一个人便倒了进来。
  
  身上多处刀伤,他的衣裳早已破烂,还沾满了无数的血渍。
  
  我父亲是燕子门的第十二代传人。
  
  他这一生只收了两个入室弟子。
  
  一个是我,还有一个便是我师兄,也就是现在燕子门的掌门人,柳絮飞。
  
  我的师兄很疼爱我,从小就什么事情都依着我,而我也一直认为,我也是爱着他的。
  
  是的,是认为,而不是真的爱。
  
  或者说,这种感情,不是真正的男女之间的那一种吧。
  
  他在我家养伤,这一呆,便是三个月过去了。
  
  很多时候,我常常都会去想,假如这一辈子,我没有遇见他,我的结局是否会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直到你死了,你也没幸福过。
  
  这样的假设虽然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了,可是我对我的选择,也从来都没有感到过一丝的后悔。
  
  因为和他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我是幸福而快乐的。
  
  当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的心,就莫名的狂跳。那个心里犹如有上百只小兔在奔跑一样。
  
  这是我对师兄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相遇是一种偶然,而相爱却似乎是上辈子就注定了的事一样。
  
  我就这样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那个还是一无分文又落魄潦倒的他。
  
  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那个时候,我不管任何人的反对,世俗的偏见,只是执意的就要和他在一起。
  
  为此,我受到了我爹最严厉的责罚,可是我却还是一无反顾的要和他在一起。
  
  最后还是师兄的求情,父亲这才答应我,放我走。
  
  只是前提是,我必须要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那一年,也就这样,我被逐出了师门。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父亲的反对也是为了我好,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得罪了一个人,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九九杀手堂的堂主花木铁,据说他手上一个非常可怕的武器,叫终点。
  
  没有人知道那是一件什么样子的武器,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躲的过他一招。
  
  一招过后,还没等你来的及看见他的模样,你就已经到了人生的终点——地狱或是天堂。
  
  他说,他此生只爱一个人,一样东西,只想做一件事。
  
  我说,那是什么?
  
  他说,妻子和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酒。
  
  他早年的时候,无意间,获得了一块南海神铁。
  
  他就是想用这一块铁,打造一把属于我们的武器。即是刀,又是剑的兵器。而且就像是我们的爱情,必须要心心相印,刀剑合一。
  
  为了他的这一句话,我感动了一辈子。
  
  后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专心的埋醉于铸造刀剑,而我便去研究酿酒。
  
  我要酿造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种酒,来报答他对我的爱。
  
  为了维持生计,我的师兄他偷偷的给了我一笔钱,其实我知道,这也是我父亲默许的。而我就用这一笔钱,在这个山坡上,开了这家莫逍遥的客栈。
  
  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天地,那个时候的日子,真的好幸福。
  
  这个酒,也一定要像我们的爱情一样,是美好的。
  
  三年后,他终于完成了他的心愿,而我也终于为他酿造了一种酒。虽然说不敢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但觉对是最独特的。
  
  这种酒,我取名为一往情深,亦如我们之间的感情。
  
  后来他死了,死在了自己所打造的武器之下。
  
  这一把刀之剑,实在是太凶悍了,有着一股莫名的邪气。
  
  他本来想毁掉这一把武器的,可是这毕竟是自己心血的结晶,也承载了他一生的梦想。而且,这也是他师傅希望他做到的。
  
  这一把刀之剑,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如何舍得?
  
  最终他还是舍不得,但是他又不想这把刀之剑祸害武林。
  
  一年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以自己的血肉来祭剑。
  
  他说,这是这个世界上目前唯一一把可能能够克制住终点的兵器,我不能就这样的轻易把他给毁掉。
  
  我答应过我的师傅,我要为他完成这一件绝世的兵器,所以我只有对不起你了。
  
  假如还有来生的话,我欠你的这一切,只有来生来偿还了。
  
  我理解的点了点头。
  
  他死的那一天,我没有哭,而是笑了。
  
  悲伤到无力,唯有一笑解哀愁。
  
  而我的师兄如今也已经死了,死在了一个恶毒女人的手里。
  
  说是只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其实我心里明白,我的师兄是被我害死的。
  
  假如当年我没有遇见他,假如那一年若不是我执意的要把他留下。
  
  也许我爹,还要我的大师兄,以及燕子门的所以人,都不会是现在的这个下场。
  
  我是一个罪人,一个罪孽深重的女人。
  
  对于九九杀手堂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不想杀的人,还没有他们杀不了的人。
  
  无论你躲在哪里,只要你还活着,终有一天,你还是会死在他们的手下。
  
  不仅你要死,就连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也都要死。
  
  九九一追杀,寸草不留生。
  
  我不知道小月月是不是真的是九九杀手堂里面的,但是我确信,我师兄的死,一定和他们有关。
  
  当噩耗传来的那一刻,我的心,也跟着死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父亲之外,唯一对我好的两个男人,如今都已远离我而去。
  
  在这个世界上,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一天,月亮下是一片朦胧的薄云,而我就独自一人站在月光下,端着一往情深酒,独饮独醉了,直到天明。
  
  水银色的月光,洒落在我鲜艳的衣服上,把我惨白的脸色,映衬的更加苍白。
  
  朦胧间,我无力的遥望夜空,天上有两颗最美最亮的星星,我知道,那是他和师兄在对我笑。
  
  酒醉三分醒,在我最为难过的时候,我想起了他,想起了他临死前对我的寄托。
  
  那是他的梦想,一生追求所致。
  
  他对我说:这一把刀之剑,我给他取名为微痕。这代表是我们两个人的爱情。
  
  此兵器亦可称的上是兵器之中的绝品。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特别的骄傲。
  
  刀中有剑,剑外有刀。
  
  刀即是剑,剑便是刀。
  
  刀剑合一,便可称霸这武林。
  
  刀剑分离,亦可杀人于微痕。
  
  在我死后,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为了我,也为了这把刀之剑微痕。
  
  我想,这也许也是当今武林,唯一一件能够克制终点的兵器了。
  
  虽然我已经没有希望看见他在江湖中的传奇,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帮我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人,然后把刀之剑传给他。
  
  我知道,这样也许会让你很累,但是除了这个,我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为了他的寄托,也为了不让他毕生的心血付之东流,也为了能够努力的活下去,我独自一人把莫逍遥给撑起,直到这一刻。
  
  其实,我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
  
  当小月月躺在我的面前,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本来是可以一剑刺入她的心脏的。
  
  让她那罪恶的灵魂,向我的师兄忏悔。
  
  只是在我犹豫间,她却哭了,哭着哀求我,放她一条生路,她答应我,一定会洗心革面,然后会从新做人。
  
  一个人,在一生中,总是会有犯错的时候,最难得是知错而改。
  
  就在她苦苦哀求我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仟百万,还有梁别语。
  
  那一年,他们也是因为只是放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却被人给追杀到无力,若不是我的丈夫,也许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他们。
  
  没有今天的他们,也许我也就早已经死在眼前的这个人的面前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死了的人已经死去,我们又何必再去伤害别人。
  
  让跟多活着的人,而为已经死去了的人难过。
  
  我丢下柳叶剑,默默的转身离去。
  
  对不起,师兄,我下不了手。
  
  当我刚一走出小树林,我便看见了风雨向我走来。只是还没来的及等我露出笑容去面对他的时候,我的后背突然的一阵钻心的疼。
  
  我惊讶的回头,一张充满仇恨而愤怒的脸。
  
  原来小月月也跟在了我的身后,是她拿着我的剑,狠狠的扎进去了我的背。
  
  这是为什么,我不杀你,你却还要杀我。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人都是怎么了?
  
  我曾经幻想过很多种的死法。可是唯独这一种,却是完全的超乎我的想象之外的。
  
  我愤怒的回头,我不想看见她那一张扭曲而丑陋的脸。
  
  她的心,比她的脸,还要丑陋上百倍。
  
  我向前到了下去,倒在了风雨的怀抱里。
  
  “我,我好冷,你抱紧我好吗?”我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说了最后的一句话。
  
  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在你死的时候,也没有人疼惜。
  
  还好,我的心,暖暖的。
  
  风雨的怀抱,是暖暖的。
  
  亦如当年的他。
  
  我微笑的闭上了眼。
  
  突然觉得,原来死,有时候也是一种快乐的解脱,而且还是那一种温暖而幸福的快乐。
  
  

   0%(0)
  0%(0)

上一篇传奇:观吕不韦传奇有感
下一篇传奇:爱是传奇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0分 60分 40分 20分 0分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